FC2ブログ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[殊能将之] 剪刀男 その十四

11


下午两点,到了午后的wide-show节目开始时间,我再次打开电视。


电视画面上,节目的演出者在长台前一字排开,中间是男女主持人,两边是嘉宾和固定登场的演出者,和上午看到的节目没什么两样。不管哪家电视台,只要是wide-show节目,都是坐成一横排,如果有节目演出者坐成一竖排也不错啊。


“住在目区的十六岁高中生,樽宫由纪子的遗体从发现到现在,已经过去三天了。”长得一张圆脸,活像哼哈二将的男主持人对着摄像机说道。


“首先来了解一下今天的搜查情况,让我们连线目西署前的记者山田。”

“这里是搜查本部所在地目西署前面。”


这男记者莫非是一整天都待在警察署门口?节目之外的时间就缠着刑警打听情报,午饭就在外景巴士里吃电视台的盒饭打发,还真够辛苦。


“上午召开过第一次搜查会议后,搜查员出动到现场周边调查线索。今早搜查一课课长的意见已经获悉,这里为您介绍一下。搜查一课课长在发言中表示,这次的案件是否是剪刀男所为,现在还不能断定。以上是来自目西署前的报道。”


“虽然警方表示现在还不能断定,但实际上应该已经可以确定是剪刀男作案了吧。各位认为呢?”


“我觉得是这样没错。”戴着厚银框眼镜的嘉宾答道。


“这种快乐杀人者会多次重复同样的罪行。这次的案件手法与以前完全相同,都是绞杀被害者之后以剪刀刺喉,而且据说剪刀也是同一种类,我认为基本可以确定是同一人所为。”


除了演出人马不同,节目的内容简直就像在看上午节目的录像。难道说完全是老调重弹?如果这样,就没必要特意来看了。


“今天我们邀集了各领域的专家,对过去的两起案件也一同进行分析,为观众朋友深入揭露剪刀男的真面目。”


主持人直视着镜头,画面中央出现大幅字幕:


<专家的彻底分析!揭开剪刀男内心的暗>


接下来,男主持人介绍嘉宾,但我一个都不认识。嘉宾的阵容是:两个犯罪心理学者,纪实文学作家,社会记者,小说家。


戴着厚重银框眼镜的犯罪心理学者率先发言。


“我刚才已经说过,这一凶手是典型的快乐杀人者。也就是说,绞杀少女、剪刀刺喉,对凶手而言是能获得极致性快感的行为。为了寻求这种快乐,凶手一次次杀人……”


剪刀男从少女背后袭来,用塑料绳勒紧少女的脖子。少女表情扭曲,喉咙深处漏出低低的呻吟声。“哦呵呵呵,这么绞杀少女感觉最棒了!”少女猝然垂下头,倒在地上。剪刀男骑在仰卧的少女身上,双手刺下剪刀。“哦呵呵呵,这么用剪刀刺进少女感觉也很爽!”


性快感。我体会到了性快感吗?所谓快感,到底是什么?


我对小西美菜、松原雅世、樽宫由纪子的肉体根本毫无兴趣。毕竟在着手调查之前,我对她们的容貌一无所知。吸引我的,是她们的成绩。


“凶手可能是性无能者。”另一个留着斑白络腮胡子的犯罪心理学者说道。


“据说凶手对三位牺牲者都未施加性侵犯,我认为这一事实强烈地暗示了凶手性无能。也就是说,刺入剪刀是性行为的代偿。”


说到这里,犯罪心理学者拿起桌上预备的剪刀,带着卖弄的味道朝镜头举起:“请看,剪刀象征着男性的生殖器,刀刃部分是阴茎,圆形的把手部分是hoden,也就是睾丸。刺入剪刀明显象征着强奸行为……”


剪刀男背朝观众而坐,发出可怜兮兮的声音:“不能勃起啊,不能勃起啊,怎么也不能勃起啊。”而后他蓦然站起,转向观众,内裤的前接缝处冒出了剪刀的刀尖。“我终于勃起了!”


我愕然心想,也难怪医师会瞧不起心理学者。


男主持人旁边的助理女主持一脸不快,那表情仿佛在说,我可不是为了大白天听到男性生殖器的名称进电视台工作的。


“不过,没有性侵犯之说只是部分媒体的报道吧。”长发的社会记者从旁插口。


“根据可靠渠道的情报,这次案件的被害者就遭到了某种性侵犯。要断定凶手是性无能者,目前还为时尚早……”


“不好意思订正一下。”剪刀男低头道歉:“我好像是能正常勃起。”注目一看,他的内裤前面确实胀得鼓鼓的。


演出者全体陷入了暂时的沉默,可能正在想像所谓的某种性侵犯是怎么回事。那究竟是指什么行为,我也很想知道。


“可以肯定的是,凶手有虐待狂的嗜好。”


社会记者抢过犯罪心理学者的话头,继续往下说。


“请各位回想一下今年三月江户川区的案件中,被害者的脸颊被剪刀剪开这件事。这种事情普通人的神经是办不到的,暗示凶手具有极端嗜虐的性格。”


剪刀男右手握着剪刀,剪开松原雅世的脸颊。“喀嚓、喀嚓、喀嚓。啊,听到少女的悲鸣真开心啊,看到少女的血真开心啊。”松原雅世的脸颊被剪得稀碎,就像一缕缕的帘子,流了很多血。


胡说八道。我之所以剪开松原雅世的脸颊,不过是因为想看看她的舌头。她在感想卡片上写过爱好说英语,我想弄清楚爱好说英语的人舌头长什么样。


最初我打算把嘴撬开,但却不甚顺利,无奈之下,只得用剪刀剪开脸颊。并不是出于什么施虐的欲望,只是因为想看到她的舌头,就如此做了而已。


最重要的是,她已经死了,剪开脸颊也不可能感到痛苦。


虽然把她的脸颊剪开了将近一半,还是没能看到舌头。她的牙齿咬得太紧了。


“这与国外的快乐杀人案件,是否存在一定的关联?”


听到主持人的提问,戴着椭圆形墨镜的纪实文学作家开口了。


“我想凶手应该受了相当大的影响。这几年出版了很多有关连续杀人狂的纪实作品,即便凶手从中有所借鉴,我也不会觉得惊讶。不过如果他读的是我的作品,那可真叫人不舒服。”


剪刀男两眼放光,掏出一本小说单行本:“我是你的头号粉丝,给我签名吧!”纪实文学作家在小说的衬页上签了名,之后两人就泰·邦迪、艾·盖恩、开膛手杰克【注】的话题聊得热火朝天。


“写这种书很可能对杀人者产生负面影响,你就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责任吗?”


戴着银框眼镜的犯罪心理学者露出不快的表情,咄咄逼人地质问纪实文学作家。这真是商业竞争对手相见,必有一番纷争。


纪实文学作家耸了耸肩:“谈不到责任吧。书是应读者需求出版的,而且我的书并不是颂扬连续杀人狂,而是敲响警钟,对世纪末以来最大的社会病态--无动机杀人的警钟。这几年由于社会的变化,人们的内心患了重病,潜意识的暗中孕育出了可怕的怪物。我也好,你也好,都不例外。我们的内心深处多多少少都有剪刀男存在。”


剪刀男A隔着话筒架向剪刀男B搭讪:“你就是我心里的怪物吗?”“你才是我心里的怪物!”“骗人!”“你说什么?”“你这白痴!”两人互相殴打起来。


暗。怪物。我的心里存在暗和怪物吗?我闭上眼睛探寻了一下。


什么也没有。


我的内心一片空虚。


我的外在也是一片空虚。


有两种不同的空虚存在,而分界线就是我自己。


“从一个小说家的角度,您怎么看?针对这一案件,您有什么感想?”


“如果作为解谜推理小说来看,这个案子未免太简单了。”外表比较老气的推理小说家苦笑道,“我没有什么感想。不过,我也很关注凶手的内心。是什么动机促使他犯下如此残酷的杀人罪行?操控着他的究竟是怎样的心理?这么说可能略欠慎重,但单纯作为小说家而言,我深感兴味。连续杀人狂是一种极端超出社会常轨的存在,我认为描绘这种人的行为及其疯狂的内心世界,不仅是推理小说的一种类型,也是现代小说的重要主题。”


我感到不可思议。他们看来很希望深入了解我,洞悉我的内在和心理。


但我对我自己却是毫无兴趣,全不关心。


被杀的少女们又唱又跳。“喂,给我们讲讲剪刀男的事吧。”“把剪刀男的一切都告诉我们吧。”“我说,你们知道剪刀男吧?”“当然,我们个个都知道剪刀男的事。”“把一切都告诉我们。”“现在就告诉我们。”“听了你们就会死掉哦。”少女们伴着歌声跳舞时,从脖子里突然冒出的剪刀也在摇晃个不停。


我抓起遥控器,换了频道。


屏幕上映出一张插画的特写,那是以原色颜料抽象描绘的人脸,大概是CD的封面。随后响起声音严肃的旁白。


“英国摇滚乐队XTC的《scissor man》这首歌,咏唱的是手持剪刀袭击少年的怪人,这真的只是偶然的巧合吗?”


各位fans,久等了!XTC的来日演唱会终于开演了。舞台上涌起烟雾,灯光绚丽生辉。舞台中央,是硬把稀薄的头发往上梳起、狐狸眼镜反戴在脑后的安迪,旁边用电钻弹着电贝斯的是柯林。吉他手戴博,鼓手特里,由于键盘手巴里早已退出,现在是由一位像职业摔跤手般戴着面具的神秘乐手来演奏。安迪大叫:“大家,燃烧起来没有?”听众全部狂热地站起,其中还有剪刀男随着音乐摇头晃脑的身影,看起来十分投入。“接下来,请欣赏我们最受欢迎的一首摇滚歌曲,曲名是《complicated game》!”


I ask myself should I put my finger to the left,no
I ask myself should I put my finger to the right,no
I said it really doesn't matter where I put my finger
Someone else will come along and move it
And it's always been the same
It's just a complicated game
It's just a complicated game


我问自己,手指该放在左边吗?不
我问自己,手指该放在右边吗?不
我说啊,其实放在哪边都无所谓
总有人过来将其挪移
永远都是同样的结局
这只是一场复杂的游戏
这只是一场复杂的游戏


“这个嘛……其实XTC并不是那样的乐队。他们的音乐极具英伦风格,属于理性而又另类的流行音乐。”


音乐评论家一脸伤脑筋的表情回答采访。


“《scissor man》这首歌是安迪·帕特里治创作的,他常会创作这种童谣风格的歌曲,这首歌的歌词也颇有鹅妈妈童谣的味道,简单来说就是吓唬小朋友,如果淘气不听话,剪刀男就会出现,把坏孩子的小鸡鸡喀嚓剪掉。只要实际听过就会明白,它和这次的案件没有什么关系。”


接下来,屏幕上出现一张电脑插画,画中的女性在恐惧地颤抖,背景是西欧风格的塔楼。这也是CD的封面吗?


不,不是。这是游戏CD-ROM的封面。


“几年前发行的这款游戏软件里,有一个手持巨大剪刀的杀人狂登场,把年轻女性逐一残酷杀害。这真的只是偶然的巧合吗?”


剪刀男两手握着游戏机,盘坐在榻榻米上,眼睛紧盯着大型液晶屏幕的画面。“可恶,怎么也过不了关,这游戏太渣了!”剪刀男的周围,游戏软件、美少女动画的录像带、漫画书堆积如山,墙上贴着动漫美少女的等身大(?)海报。


话说回来,为什么动画、游戏和漫画里的美少女眼睛都那么大?几乎占了脸的将近四分之一。眼睛大到那个程度,头盖骨里就几乎全是眼球了,这一来脑子绝对会小到跟爬虫类动物一样。也难怪她们会那么听话,不假思索就张开双腿。


真是本末倒置,我在心里嘀咕。剪刀男这个通称不是媒体擅自起的吗?我可从来没有自报家门说我是剪刀男。明明是自己起的称号,却又反过来想从这个称号里揣摩出什么,岂非毫无意义。


我觉得那个软件公司的人真可怜,好几年前开发的游戏软件了,居然还被人翻出来问这种无聊问题。这样想着,我换了频道。


“今天上午,樽宫由纪子小姐的遗体在悲伤的气氛中,运回了目区的家里……”


又是这个画面啊。我有点厌烦地盯着棺木运入沙漠碑文谷的情景。


Wide-show从上午看到现在,结论如下:


剪刀男是快乐杀人者,虐待狂,很可能是性无能者,精通国内外的连续杀人文献,某英国摇滚乐队的粉丝,游戏迷。


这就是我的内在,我的深层心理,我的潜意识,栖息于我内心暗之中的怪物的真面目。


各位专家,谢谢啦。


然而,我想知道的情报却一无所获。


电视的液晶画面上正在播放对樽宫由纪子同学的采访,地点应该是在叶樱高中的正门前,背景的灰褐色墙壁对面映出白杨树的影子。


一个长得很难看的少女正对着麦克风断断续续地说话,脸因为抽泣而更加难看了。


“樽宫同学头脑很聪明,人也非常温柔。她竟遭到这么残酷的杀害,我很悲痛,很悲痛……”


这时,我在接受采访的少女身后看到一张眼熟的面孔,就是和樽宫由纪子一起放学,假日一起出游的亚矢子。


穿着浅绿色制服的亚矢子一眼也不看采访的情景,笔直望着前方,大踏步走过。


只一瞬间,亚矢子看了一眼抽噎的少女,目光充满轻蔑。


我心想,为什么媒体不采访亚矢子?明明她才是和樽宫由纪子关系最亲密的人啊。



【注】三人皆为著名的连环杀手,其中艾·盖恩为电影《惊魂记》、《沉默的羔羊》、《州电锯杀人狂》的故事原型,泰特·邦迪为著名女性杀手,开膛手杰克则是历史上最恶名昭彰的杀手之一,一八八八年间以残忍手法连续杀害至少五名妓女。


[敝帚自珍,无断转载谢绝]


回應

 秘密にする

引用
TB*URL

Copyright © 風姿花傳. all rights reserved.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