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[殊能将之] 剪刀男 その二十

第六章


时间已进入十一月下旬,目区女高中生被害案件的搜查依然毫无进展。


搜查本部把重点放在确认现场周边可疑者的目击情报上。无论情报多么琐碎,也必须仔细核实,查明可疑者的身份。这一来人手再多也不够用,终于连矶部也得外出访查线索了。


矶部向搭档的搜查一课刑警作了自我介绍。


本厅的刑警个子很高,肌肉发达,对于自己大学时代曾是美式足球部的主力很是引以为傲。虽然看起来人还不错,但感觉得出他对辖区刑警的轻视。

“你有什么爱好?”


才刚见面,他的口气倒已很熟络了。明明看来年纪也不比矶部大多少,称呼起来却带着居高临下的味道。


“我喜欢看书。”矶部回答。


“哦?喜欢看什么书?”


“推理小说。”


听矶部这么回答,本厅的刑警嗤笑了一声:“推理小说这玩意亏你也看得进去,那不全是骗人的吗?你自己干的可是真正的犯罪侦查,看那种瞎扯淡的书也会觉得有趣?又不能拿来当参考。”


矶部根本没想过拿推理小说当作工作时的参考,而且他喜欢的不是现实感十足的警察小说,而是名侦探快刀斩乱麻,解开所有谜团的本格推理小说。


矶部当然知道现实生活中没有名侦探,对他来说,推理小说纯粹只是爱好而已。


矶部心想,身为一个警察,怎么可以没有看过就一味瞧不起推理小说?这不就像银行员瞧不起经济小说、谈恋爱的人瞧不起爱情小说、野兔瞧不起童话故事?


如果有火星人伪装为地球人,隐身在某个城镇里,看到科幻小说也会嗤之以鼻了。


“这些都是骗人的!对于我们侵略地球毫无参考价值!”


正因为都是虚构的才好看,但就算这么跟他说明,他也不会理解。矶部决定闭嘴。


矶部的任务是和本厅的刑警一起调查取证。每次参与这种搜查,矶部都痛感这世上被当成可疑角色的人也太多了吧。


“都深更半夜了,他还一个人走在路上,很可疑呀。”中年主妇说,“头发乱蓬蓬的,看了就叫人不舒服,他绝对是凶手。”


“我觉得那人怪怪的,他一直站在叶樱高中正门旁边。”西装革履的年轻上班族说,“我看他一定在跟踪被害的少女。”


“我和樽宫同学一起走的时候,总是看到那个人。”同班女生细声诉说,“他一直盯着我们看,然后就出事了。一想到他下一个盯上的人可能是我,就觉得好可怕、好可怕。”


收集到的证言多不胜数。其中一部分不知怎的还传到了媒体,被周刊和wide-show当成独家情报大加炒作,可能是证人本人主动宣扬出去的吧。


然而,深夜独自在路上走的男人只是住在附近公寓的退休爱猫人士,每天晚上去观看野猫的聚会。站在叶樱高中正门前的男人只是在等公交车,证人所说的“一直”后来也查明只有二十分钟。至于跟踪女高中生的那个男人,据称长得很像某部有名电视剧中饰演男主角的演员,但不管怎么调查也找不到他的存在,除了那女生之外也没有别人目击过他,矶部不禁怀疑,说不定这只是十几岁少女特有的自我意识过剩产生的妄想。


当然,其中也有确实可疑的人。


“那家伙,”本厅的刑警从车里指着一个男人,“你觉得怎样?”


又是观察力测试吗?矶部心想,烦不烦啊,为什么别的刑警一看到我就想进行职业培训?


矶部朝那男人看去,那是个长发飘扬的年轻人,天气已经冷到和隆冬差不多,他还是敞着皮夹克,露出色的T恤。


“看起来是个普通的青年。”


听到矶部的答案,本厅的刑警笑了出来。


“你还不够火候啊。目西署到底是怎么教你的?那家伙绝对是个变态,搞不好还是本星【注一】。”


我寄望于你的,是能坚持你自己的看法。矶部想起村木这句话,并不动气。


看到青年走进木结构的公寓房间,本厅的刑警说:“好,进去瞧瞧【注二】!”


矶部吃了一惊。不仅因为没有搜索令就要搜索住宅,还因为他的态度和口气跟电视上的刑侦电视剧一模一样,从他随口说出“本星”、“进去瞧瞧”这种隐语就足够说明问题了。


矶部在目西署工作了三年,几乎没听过这类字眼。可能因为上井田警部不喜欢隐语,连村木在警部面前也绝口不提“marusai”。


两人下了车,一起朝木结构的公寓走去。矶部心想,莫非他不喜欢推理小说,却是刑侦电视剧的铁杆粉丝?还是说,在本厅这种话实际上满天飞?


这位运动健将型的刑警,说不定在搜查一课有个绰号叫“美式足球”。


他们敲响装有老式喇叭锁的薄薄门板,亮出警察身份后,年轻人明显流露出不安。美式足球刑警愈发确信他就是“本星”,强行闯进房间,无视年轻人的抗议打开了壁橱。


出现在眼前的,是满满一纸箱女性内衣。


把年轻人带到附近的派出所时,美式足球刑警一脸洋洋得意的表情,仿佛在说你看,我说的没错吧。


矶部心想,他的确比自己目光锐利,这一点不承认是不行的。


然而,看着在派出所里低头回答讯问的年轻人,矶部仍然觉得他只是个普通的青年。


当然,半夜从别人家阳台上偷内衣的确是犯罪行为。美式足球刑警逮捕了这样一名犯罪者,尽管案件本身微不足道,但作为维护市民安全和社会秩序的警察,也算是善尽职责,矶部对此绝无吹毛求疵之意。


但在矶部看来,年轻人只是一个喜欢女性内裤的普通青年,美式足球刑警说他“变态”,未免太夸张了。


那么,剪刀男又是怎样呢?


开车回目西署的路上,矶部忽然想到这个问题。剪刀男被逮捕的时候,看起来会是什么模样?


说不定也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青年,普通的服装,普通的面孔,东京街头随处可见。不知为何,矶部脑海里浮现出遗体发现者的脸容。


我们会不会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先入为主了呢,矶部暗想。


剪刀男。冷酷的杀人魔。连续少女杀人犯。绞杀少女后,以剪刀刺喉的连续杀人狂。


媒体上触目可见的这种种煽情字眼,或许反而成了将他逮捕归案的妨碍。


小说和电影里登场的连续杀人狂,一天到晚疯疯癫癫,早上一醒来就出现幻觉,看到红光滴溜溜乱转,耳边响起“杀了他!杀了他!”的幻听,一边叫喊“我是神!我是超人!”一边在屋子里挥舞着猎刀,而且不知出于何种理由,一人独处时也戴着曲棍球面罩,不肯露出真面目。


但连续杀人狂真的是这副模样吗?


如果当真是这样,早在干出连续杀人的勾当前,家人、邻居就会报警或者求医了。这种状态根本不可能过正常的社会生活。


就算是连续杀人狂,肚子饿了也要吃饭,因为吃饭要花钱,他也得去工作。时不时的肯定也会闲呆在家里看电视。


但如果在小说和电影里看到连续杀人狂横躺在榻榻米上,一边打着哈欠说“好无聊的节目”,一边隔着毛线裤在屁股上咯吱咯吱抓痒,一定败兴之极。大家期待看到的是可怕的怪物,一年到头逸出常轨的异常者,犯下累累命案、令人恐惧到血液冻结的冷酷杀人魔。


但事实果真如此吗?


“我没有参加过无动机杀人案件的搜查,无法发表什么意见。”


回到刑事课,报告了当天的搜查情况后,矶部下定决心向上井田警部提出疑问,上井田警部静静地这样回答。


“我只能说,所谓普通是什么意思呢?你说你认为那个年轻人是‘普通的青年’,但那个‘普通’究竟是什么含义?”


上井田警部不是在问矶部,而是在自问自答。


“我曾经负责过这样一起案件,一个男人戴着只露出眼睛的面罩闯进邮局,抢了不到十万日元逃走了。案件本身非常简单,犯人也很快被捕,是一家企业的课长,四十三岁。”


上井田警部顿了一下,像是在回忆案件的详情:“证据也很充分,那男人就是抢劫邮局的犯人没错,但动机还不清楚。用你的话来说,他只是个‘普通的上班族’,和太太育有两个孩子,住在租来的公寓里,在公司工作也很认真。他没有房贷的烦恼,没有因赌博而破财,也没有急需钱的情况,为什么要铤而走险去抢邮局,一开始我们完全想不透。不过很快就知道了。”


“是什么动机?”矶部被勾起了兴趣。


“他在外面有了女人。”上井田警部简洁地答说,“是某家俱乐部的女招待。不管怎么说,要和太太以外的女人交往,就得有钱。”


“常有的事情嘛。”矶部对这个老土的动机颇感失望。听上井田警部的口气,他原本还以为有什么出人意表的动机,没想到不过如此。


“你是这么想的吗?”上井田警部似乎看出了矶部的心思,泛起温和的笑意。


“媒体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吧。当时周刊杂志作了大幅报道,一开始都认定是那女招待的错,说她是个将本分的中年上班族玩弄于股掌之上、贪婪需索金钱的坏女人,男方去抢邮局全是拜这女人之赐。”


上井田警部再次显出回忆案件的表情:“但后来有家周刊提出另外的看法。凶手大学时代的朋友声称,他不是那种会被欢场女子欺骗的男人。于是我们调查了一下,发现凶手的太太特别差劲,夫妻间的关系冷到冰点。也就是说,凶手之所以会被女招待诱惑,甚至走到抢劫邮局这一步,其实都是因为太太的缘故。”


上井田警部一只胳膊支在办公桌上,沉思着。


“那个时候我就想,最初,大家认为凶手抢劫邮局的动机是为了女招待,继而认为是缘于太太,然后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这个动机。可是,事实真的是那样吗?那就是真正的动机吗?可以认同为‘普通的动机’吗?”


上井田警部抬头看着矶部:“你明白我的意思么?”


“多少懂一点。”


“无动机杀人的案子里,不存在我们现在说的这种‘普通的动机’。因此无论怎样探寻动机也不能令人信服,最终只能归结为凶手精神异常,或是童年经历不幸这种原因。人人都希望凶手具有能够接受的杀人动机,不愿相信世界上有人会毫无缘由地杀人,即使那样的人就在眼前,也要多少替他找到些意义和理由。所以,人们总是很想了解无动机杀人者的心理。”


上井田警部闭上双眼:“可是,所谓犯罪的‘普通的动机’真的存在吗?就是刚才提到的抢劫邮局案件,也未尝不能说他是一时的精神错乱吧?而且能够接受为了保险金而杀人,却不能接受为了快乐而杀人,本身就是很奇怪的逻辑,好像说为了钱就算杀人也不意外。”


上井田警部沉默片刻,随即睁开眼睛:“我有把握说的,就是这次的案件,凶手看起来是否普通应该无关紧要。一个人看起来是否普通,因观察的人而异,因观察时的情势而异,靠这种含糊的印象是逮捕不了凶手的。”


“所以最重要的还是掌握事实和物证,是吗?”


“没错。那个抢劫邮局的案子也是,尽管不知道他为何作案,他是凶手却是不易的事实。”上井田警部向矶部微笑,“你也开始具备身为警察的自觉了。”


“这多亏了前辈们的指导。”矶部偷看着村木和下川回答,“而且堀之内先生……不,堀之内警视正也说过同样的话。他说自己只是指出方向,掌握事实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
“是吗?”上井田警部侧着头,“他毕竟也是个警察啊。”


“承蒙他这样称赞,不胜荣幸。”在临时办公室听完矶部的报告,堀之内苦笑道,“上井田警部很有哲学家的味道,当刑警真是屈才了。”


矶部心想,这是在讽刺么?自从上次搜查会议后被上井田警部驳倒以来,堀之内似乎一直对他有些反感,这从堀之内随后的话里也不难听出。


“不过,上井田警部的意见未免有点极端,可以说是一种失之偏颇的观点。如果照他这样说,世界上恐怕就没有正常人了。但实际上,正常人与连续杀人狂之间存在显著的区别。”


“什么区别?”矶部问。


“这个不能一概而论,因为连续杀人狂也各具个性。由于各人生活经历的不同,表现出的症状也形形色色,这是事实。但他们与正常人还是有明显的差异。”


堀之内的视线在空中游弋,寻找着合适的比喻。


“这么说你也许会明白。据说健康人的体内也多少都有癌细胞存在,但我们却不能因此说所有人都是癌症患者。健康人与癌症患者之间存在差别,而这是可以诊断出来的。”


“也就是说,您也可以诊断出连续杀人狂?”


“这正是我的工作内容。大部分情况下,通过面谈就能判定,即使面谈不能判定,还有很多其他的检查方法。尽管不能对连续杀人狂的特征作一个概括,但他们相比一般人确实有明显的不同之处,至少我是这么认为。”


堀之内盯着矶部:“就像你说的,剪刀男看起来可能非常普通,但真正的行家就能看出他是连续杀人狂。我所探寻的就是其间的奥妙。”


“真正的行家就能看得出来?那意思是说‘我自己有本事看出来,你们这些普通刑警才不会懂’吗?”从电车走下站台时,下川嘀咕说,“算了,反正我也不懂那么高深的事情。”


堀之内吩咐矶部去察看被害者就读高中周边的情况,下川是他今天的搭档。


“我也见过异常残酷的杀人犯。”车站前的快餐店里,下川啃着汉堡开口了,“像闯进公寓抢劫,当着父母的面杀死孩子,什么样的混帐我都碰到过,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这些人简直不是人,是魔鬼。”


下川拿手指擦擦唇边的番茄酱:“但是,即便这种人也不是魔鬼,仍然是人。他们一样是父母所生,流的也是红色的血。证据就是,哪怕最初面无表情一言不发,随着审问的进行也一定会流露出感情。那个杀死孩子的凶手,给他看了孩子的照片后竟然痛哭失声。”


“给他看孩子的照片吗?”矶部一边伸手去拿薯条,一边问道。


“不是我,是松元的手笔。松元善于看透对方的心理,我就想不出这一招。那凶手是个四十岁上下的粗犷大汉,前科累累,我一直以为他杀了人也不会有任何感觉,根本就是披着人皮的魔鬼。”


下川抱起胳膊:“可是他一看到照片,肩膀就抖个不住,跟着放声大哭,脸都揪成了一团。哭了约摸十分钟,他就痛痛快快地招供了。”


“了不起,不愧是松元前辈。”矶部佩服地说。


“我也这么觉得。然后我问松元,为什么料定那个男人看了照片就会坦白,松元听了笑起来,说不单那个男人,任何杀人犯内心深处都存有对被害者的罪恶感。这件事真是难忘啊,虽然已经过去十多年了。”


“罪恶感吗?”


“对。依我看,人怎样也不可能残酷到哪里去,”下川伸手去拿矶部点的薯条,“不管他有多不正常。剪刀男也不例外,想想看,他已经杀了三个十来岁的少女,还在绞杀后用剪刀刺进喉咙,干了这种事,你觉得他会丝毫无动于衷吗?”


矶部想起了液晶屏上映出的被害者的照片。遍布剪刀伤痕的脖子,被切开将近一半的脸颊,暴露出的臼齿。


剪刀男会梦见这种情景,夜夜被恶梦所魇吗?


“差不多该走了吧。”矶部催促道。他点的薯条几乎都被下川吃光了。


“我在这等着,你一个人去好了。”下川泰然回答。


“可是,我们不是搭档吗?”


“调查的话可以奉陪,当你散步的护身符就免了。”说着,下川从包里拿出一叠纸,那是升职考试的习题集。


没办法,矶部一个人步上朝往叶樱高中的坡道。


也难怪下川嘲讽说是散步,连矶部自己也不知道应该观察些什么。他不时停下脚步,环顾四周,但展现在眼前的只是随处可见的住宅区而已。



【注一】警察的隐语,指确信为凶手的嫌犯。


【注二】警察的隐语,指强行搜索住宅。


[连载部分至此结束,谢谢观赏]


回應

 秘密にする

引用
TB*URL

Copyright © 風姿花傳. all rights reserved.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