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《野地之露》译后谈

《野地之露》是《宵待草夜情》里我最喜欢的一篇,也代表了连城最典型的风格:语言优美,情感细腻,临末那一转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,冲击之余,留下难以忘怀的余韵。——如果喜欢这篇,就一定会喜欢连城,如果觉得这篇不是自己的茶,那其他也可以趁早节省下银子了。(看我多么贴心^^


有时候都觉得连城很可怕,一个大男人也,怎么可以这么了解女性心理?不管乍看多么诡谲不可思议,想一想都只能老老实实地点头说:“可能啊!完全有可能啊!”


反倒是他笔下的男性角色,比较的让人怀疑,这么纯情得闪闪发光的男人,现实中真的会有这么稀罕的物种吗?

……唔,大正年代的话,也许会有的。


难怪连城喜欢把小说背景设定为明治、大正年间,这样就可以漂亮地堵住读者的嘴了嘛。(大误)


必须一提的是,《野地之露》之前已有中译本,我也一度决定搁笔。但当我怀着热切的期待读过后,却感到了相当大的落差。


不客气地说,那不是个能令我欢喜赞叹、回味无穷的译本。


如果没有看过原版,我想读起来感觉绝对不坏,相当的流畅优美,质量远胜现今市面上的大多翻译。


然而对于看过原版后心潮难平,简直“不翻,夜不能眠”的我来说,看中译本时却完全没有感觉到那种冲击力,反而觉得连城的韵味明显地缩水了,甚至改变了。


我想这并不是我的先入为主,其后几天参考中译本重译时,发现漏译不下十数处(有多无少),望文生义的错译也屡见不鲜(比如把“気が紛れる”译成“心乱”,“心を鬼にして”译成“心怀鬼胎”等等),最扼腕的是,有两三处错译十分重要,直接影响到读者的理解。


如果是以情节和诡计取胜的小说,或许这些还无伤大雅,但对于以情韵胜的连城来说,破坏力就很令人痛心。连城之所以为连城的独特韵味,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损失了。


《野地之露》实在是我很爱的一篇,而对于热爱的东西,我就会忍不住暴露出完美主义者的本性,不用力做点什么,坐立不安。——这就是此次重译的由来。


作为读者,欣赏连城的文笔之美是件很愉悦的事,但作为译者,很多时候不啻是噩梦的代名词。每次碰到那些意识流的、美妙而朦胧的长句,苦苦推敲每一个定语、每一个助词的指向,想到头痛而仍然不得其解时,屡屡有摔书的冲动。(回头看殊能是那么的亲切呜呜)


不过若只看结果,还是比较幸福的。在我笔下展现的,是真真切切的,我所读到的连城的韵味。未必完美,但已无憾。


在此向原译者致以诚挚的谢意。尽管有不少微词,但如果没有之前的中译本作基础,很难想象能如此之快地翻出来。从这个意义上,这个译本包含了两个人的心血。


回應

 秘密にする

引用
TB*URL

Copyright © 風姿花傳. all rights reserved.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