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这就是功力

最近看到本很有趣的轻小说,在网上一搜,刚好有自翻与台版两个版本,于是饶有兴味地对照来看,这一看不得了,收获太大啦!快打小抄抄下来。


以下是摘录的部分译文对照:


译文一:是和会长不同意义上的理想中的美少女。不,比起美少女来,应该说是美人更合适吧。
译文二:虽然与会长不同类型,不过她也可以称为理想的美少女……不对,与其说美少女,或许应该称为美女。


译文一:比否定还要过分。非常心不在焉。是一边拿着从书包里拿出来的零食,一边咯吱咯吱地开始写像是作业一类的东西时在说的话。
译文二:根本就是心不在焉,比直接否定还要残忍。一边开口还一边从背包里拿出零食吃了起来,然后写起看似作业的东西。

译文一:既然最终会烦恼的话,那么不吃不就好了。
译文二:早知道会这么烦恼,不要吃就好了。


译文一:没有比没有女人缘的GALGAME的主人公更凄惨的东西了。不过可能明明有很多机会,最后却走向好友END的人生要比没有女人缘的人生要更悲惨。
译文二:不受欢迎的美少女游戏主角非常悲惨,但是总觉得明明有许多机会,最后却走上普通朋友结局的人生比不受欢迎还要惨。


译文一:对于我的话,知弦姐说了句「说起来」回复道。
KEY君是通过《特优生》进来的吧。……不过看起来实在不像啊。」
译文二:听到我的话,知弦学姐的回应是:
「话说回来,KEY君是靠『优秀名额』进来的吧……怎么看都不像。」


译文一:她说的没错。争上游是人类理所当然的欲望,要想制止住那是很困难的。知弦姐则说了「只有最终到达《顿悟》这样极限的境界这样的方法吧」这样非常合理的话。
译文二:没错,往高处爬是人类必然的欲望,很难加以阻止。最后是由知弦学姐说出现实的结论:「到了最后,还要靠『领悟』之类的精神境界才能解决吧。」


译文一就像原文的镜子,没有——或许也不敢做任何调整。初心译者对原文总是保持着最大的敬畏。译文二则像高明的舞者,戴着镣铐跳舞也毫无局促之感,无论句式的调整、语意的把握、标点符号的处理都圆熟而老到,读起来流畅熨帖。


译文一有着非常多的语气词,译文二寥寥无几。可是论语气的传神、生动,却是译文二胜出。


这就是经验。这就是功力。


看到译文一,像看到不久之前的自己,看到译文二,像看到努力想成为的自己。


从对原文的敬畏,到对原文的驾驭,从战战兢兢,到从心所欲不逾矩,再天才的译者,都会有这样一个破蛹成蝶的过程吧。娴熟的译笔是一步步磨练出来的,需要不断的学习、不断的积累,没有一步登天的捷径。


对我来说,这两个翻译版本就是很好的教材。译文一清楚映照出原文的面貌,译文中的种种问题,也代表着初心译者常有的困扰,而译文二则给出了相当漂亮的解决方案。只要有心,应该能偷师到不少技巧。


回應

 秘密にする

我觉得译者一的问题在于中文没有过关,很多句子仅从中文来看也是很别扭的。在不违背原文本意的前提下,译文必须要符合本国的用语习惯,除非译的本来就是那种意识流作品。

当然,这只是我的个人观点~
朝暮 | URL | 2009/12/21/Mon 22:47[編集]
其实不单纯是中文的问题(我想译者平时八成不会写出这种句子),新手译者最容易犯的毛病,就是过分敬畏原文,即便翻出来的句子自己看着都觉得别扭,也因为经验欠缺,想不出怎样处理得不失原意而又流畅自然。
要想跳脱原文,实在是很不容易。有时更担心自己会错意、表错情,就会被骂乱发挥啦。
无忆 | URL | 2009/12/22/Tue 03:39[編集]
“过分敬畏原文”这句话说得十分之一针见血。

我以前也碰到过这样的翻译,然后我跟她说“所谓的翻译就是再创作过程,要记住翻译之后的东西是你的作品,不是原作者的作品”。

过分追求对原作者的“信”而把自己的语言箍死就太得不偿失了。

我每次翻译都是先直译,再根据自己的语言风格意译发挥,不然句子连自己都读不通,怎么能指望别人读通啊……




羽韵飞 | URL | 2009/12/28/Mon 07:44[編集]
这种问题最好的解决办法,就是找一篇有优质译文的文章,[不看译文]老老实实、认认真真地先翻出来,然后跟前辈的译文逐字逐句对照,看高手如何截长补短、化瘀解滞、传不尽之意、达弦外之音,只要衷心受教,又有一定的慧根,绝对会受益匪浅。
无忆 | URL | 2009/12/28/Mon 09:17[編集]
引用
TB*URL

Copyright © 風姿花傳. all rights reserved.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