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不完美,很感动——刘谦杭州巡演repo

提到巡演,我就欲哭无泪。去年谦哥的广州巡演就在中山纪念堂,离我简直不要太近,可是我完全莫知莫觉(没办法,那时我还没迷上他)。等到今年迷上他了,想看巡演了,连个离广州稍微近点儿的城市都没有,只能千里迢迢把自己空运到杭州,唉,怎一个心痛了得。


杭州的这场演出,是我看的第一场巡演,也是我人生第一次自己花钱进场看演出。看之前抱着很高的期待,看完后的心情却有些复杂。客观来说,这不能算是一场完美的演出,但我想看的,其实并不是精准到零失误的表演,而是被吸引、被感动、留下美好回味的感觉,而这一点,这场演出绝对做到了。所以,很值得。


进场时我给相机、MP3冲饱了电,想到时拍照、录音以资纪念,但最后我什么也没有做。当精彩的演出就在你眼前发生,哪怕分出一秒都生怕错过了什么,更何况就算拍了照、录了音,也一定没有眼前看到的来得活色生香。

我的记性不太好,所以以下细节忽略,次序忽略,只记一些个人印象比较深刻的地方。不过这种repo写起来,就像写推理小说的读后感,有太多需要顾虑的地方,如果我写得含糊其辞,那是因为不想也不能写得太明白,总之,你懂的。


(虽然我也不喜欢条列式,可是我更懒得想起承转合)


一、六点半我就早早地入了场,老实说杭州体育馆的场地真不怎么样,座椅是平行的,没有梯度,地面很简陋,舞台也不是很有华丽的感觉。但是上座率很不错,目测至少有九成以上。我坐在内场B区,位置有点远,还好紧靠中间过道。
等了足足一个小时,谦哥终于出现了。舞台的聚光灯下,他一身衣,映得唇格外红,皮肤格外白。很难形容第一次看到谦哥本人是什么感觉,可能是因为离得毕竟有些远,介于真实和不真实之间吧。唉,好想坐到第一排啊呜呜。因为忙着纠结,过了好几分钟,我才注意到他的左手小指依然缠着绷带,虽然比之前裹得苗条了些,可看在眼里还是那么的~~~醒目啊。


二、我属于不是很容易入戏的人,前面几个魔术都还没有完全融入气氛,但后来请了一个小男孩相当可爱,谦哥要他跟着自己学声音,一连说了三四遍,他死活不肯吭声,最后谦哥扑倒在椅子上做崩溃状,他很无辜地拿小手指戳戳谦哥。。全场狂笑!!!谦哥啊谦哥,连小孩子都来调戏你,你真是情何以堪啊!(全场最萌,没有之一)
那小男孩的爸爸也很好玩,谦哥要小男孩脱鞋的时候,他在底下后悔地念叨:“哎呀,那鞋子臭死了,早知道就买双新鞋嘛!”XDD


三、催眠魔术请来合演的那对父子,那个爸爸真是全场最不可爱的观众,同样没有之一。前面已经看得出来他不是很乐意[当丑角],表演到中间,他竟然趁谦哥不备突然提箱子!结果大家可以想像。。不知道谦哥有没有被坏到心情,反正我是很不爽。我觉得他就是那种很爱表现“哼哼我很聪明你骗不到我”的人,却吝啬得不肯带给别人一点欢笑,非常、非常不可爱。
等到把观众送下台,谦哥自己颠颠地跑去提箱子,怎么提都提不动,然后助理姐姐出来,风摆杨柳地把箱子提走了。。这一段我有笑到XD


四、三个小球的魔术刚好就接在这个魔术之后,谦哥的话这时听来格外有感触。魔术是一门带给人梦想和惊奇的艺术,非要揭开它,只会让人生可以体验到的乐趣又少了一分。也许有人不在乎,但是我很在乎。
这个魔术没有复杂的道具、华丽的手法、超的效果,简单、直接、却同样神奇。最重要的是,谦哥讲述的故事,让它成为了一个感动人心的魔术。真的,很了不起。
我身边的女观众一直表现淡定,几乎没有鼓掌,但这时候,我清清楚楚地看到,她鼓掌了。


五、三连环很好看。连环本来是我最不感冒的魔术,觉得累赘又复杂,效果还单调,但到了谦哥的手上,就是变得很简洁,很飘逸,很梦幻。我从来没有想到,连环也可以表演出这种效果。说真的,变我爱看的魔术不算什么,把我不爱看的魔术也变得让我喜欢看,这才叫本事。


六、很可惜地,逃生魔术出了点状况,我不知道正确的流程应该是怎样,但看到箱子第二次打开时,大家都有些错愕。谦哥的第一反应是想迅速补救,未果后当机立断,直接进入下一个步骤。不晓得他下来会不会纠结,不过作为在场的观众我想说,紧接的效果明快又强烈,之前的小波折完全被盖过去了,还是很帅啦!(其实谦哥当时找工作人员要的东西我包里就有带啊,要是我会武功就好了,直接弹指神功丢上台去)
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坐在过道旁的福利了,当谦哥从观众席后方往舞台走时,我们纷纷挥手尖叫,试图握一下他的爪子,不过马上就发现他双手还被铐着,显然做不了这么高难度的动作,于是。。干脆趁他不能反抗,摸了他胳膊一下!(真人在眼前,矜持丢一边)滑滑的,凉凉的,哈哈~~


七、前世今生预言,这次找的“小花”貌似长着一张澳客的脸,不停地说“我不相信”、“我不知道”,搞得我很紧张,不过谦哥的控场能力没话说,而这位“小花”呢,也算是外冷内热啦,所以笑果还是有出来!
被问到送了谦哥什么礼物时,“小花”一时张口结舌答不上来,台下紧帮忙救场:“手表!手表!手表!”(谦哥:“哈?鸵鸟?”)
“小花”果然很配合地说手表,于是接下来画了一只很……的手表。。不过看他低头用心画画的样子,还是蛮可爱的!


八、看到谦哥表演手指运动我心就提了起来,我知道这是空手出牌的前奏,可是看到包着绷带的小指的动作,忍不住觉得心痛。第一次听到那灵动又魅惑的音乐响起时,更多的不是兴奋,而是担忧、纠结,想看,又不想看,舍不得看,又舍不得不看。
如果我没看错的话,这次出牌谦哥似乎忘了带紫色丝巾,虽然有一点点惊讶,不过立刻就镇定地带过了,除非很熟悉原来的流程,一般观众应该不会太注意啦!(如果我看错了这段请自动忽略)
空手出牌是我的最爱,大魔竞的那段登场秀看过无数次,但这次的流程好像不太一样,最扣人心弦的瞬间,是一张牌从手中飘落,谦哥用脚尖勾起,紧跟一个漂亮的开扇,帅帅帅!!!(当时我还以为是手指受伤导致的失误,虽然觉得补救无敌完美,还是纠结了老半天,惭愧啊)
今天看到刘子豪的博文,知道谦哥 “小指缝了七针,线还都在上面,伤口还没有愈合”,我的感想只剩下一个:
我果然没有看错人!你是我偶像!!


九、说实话上吊魔术我没有特别紧张,大概是北京首站受惊吓过度的后遗症吧。。比较好玩的是在谦哥问“我们之前没有见过面吧?”的时候,有个观众回答说看过两次巡演了,谦哥忙钉上一句:“但是我们没有串通过吧?”(我猜他心里肯定在偷偷得瑟啦,嘿嘿)
借用一句经典的话:没看过巡演的谦迷有很多,只看过一次巡演的谦迷却很少,因为真的很好看!


十、最后的变雪花应该是个很简单的魔术,光是大魔竞里就看过N次,之前中山商演也看到别的魔术师现场变过,感觉就是“啊好多碎纸片飘啊飘”。可是事实又一次证明,一个魔术好不好看,感不感动人,跟手法的难易根本没有关系。简简单单的变雪花,经过谦哥语言的渲染,灯光的烘托,竟然可以营造出这么美丽浪漫的梦境。
我第一次觉得那真的是雪花,而且,真是美。
PS,谦哥说话的时候伸手擦了擦眼角,被自己感动得哭了?


十一、谢幕的时候我有起立鼓掌哦!从观众这时的反应来看,明显是VIP席最疯狂啊(不愧是铁粉,拇指)后排的观众不少还是比较矜持。不过整场的气氛是很high的,尖叫、掌声、笑声不断,我们应该算是热情的好观众吧?


补充:发现几乎没提到谦哥的大道具表演,其实也是满好看的,只是除了帅我实在不知道还能说啥了(挠头)


回應

 秘密にする

引用
TB*URL

Copyright © 風姿花傳. all rights reserved.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