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
无药可解的毒——9.25苏州商演杂记

我发现我在对待和刘谦有关的事上,经常是手比脑子快。看到商演报名帖的第一时间,我就冲上去报名,至于请不请得到假、买不买得到火车票、要花多少钱,完全没想。幸好我平常隐藏得很成功,领导毫不疑心地批准了休假,往返上海的火车票也买到了卧铺,感泪。。


一觉睡到上海,再坐高铁到苏州,下午四点直奔环球奥食卡城拿票。我本身不是个喜欢热闹的人,比较习惯于默默地做散粉,所以来聚会的谦迷,我几乎都不认识。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带着小孩的阿姨,脚蹬一双崭新的高跟鞋,目测至少有8公分高,据本人表示,是为了见谦哥特意新买的。我听了差点脱口而出:“阿姨,别一不小心穿得比他还高哦~~~”(自抽,平时成习惯了- -|||)


7点钟进场之前,整个华元路已经被封得一只蚂蚁也爬不进去,只看见一辆辆大巴、警车、媒体采访车流水般开进来,看到大巴上满载的业主,我们纷纷感叹,那哪是人啊,分明就是一栋栋的房子啊~~~~

进场后发现传说中预留给粉丝的座位早被抢占了(没有任何标记,能不被抢么?),只能坐到很靠后的位置。不过本来就是免费的午餐,肯定不能指望有好位子,而且20排和30排,对我来说差别也不是那么大,反正都看不清舞台上的小小人儿,不如死心看大屏幕算了,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啊~~~(唉,我真会阿Q)于是开演前我对着大屏幕上那“Luchen”的签名HC了很久,好酷啊好酷啊,好像人脸啊~~~


好不容易等到8点,一番隆重的介绍,蹦跶上来一个主持人,在台上卖力搞笑= = 我淡定地看了一眼,继续对着大屏幕研究签名。哼哼~~~我的心里只有他没有你,就酱~~~


等啊等,终于,熟悉的开场音乐响起来,出现在舞台上的,竟然是新加坡巡演的星星箱!太感动了,俺的小心脏啊,扑通扑通滴~~~~


只见星光变幻闪烁,一身衣的谦哥奇迹般地出现,本来八十度的场子立刻烧开了……(一个半月不见,还是辣么地帅啊)


杯具的是,开场没多久就发现麦有问题,声音时有时无,不得不在台上临时更换。谦哥很无奈:“要不我给大家唱首歌吧?”


“好啊好啊!”(掌声+欢呼)


“算了我还是讲个笑话吧……”


(谦哥,这样不好,你拿唱歌忽悠人已经上瘾了。。。)


换麦之后,声音总算正常了,但因为时间仓促,线没有完全整理好,说真的很影响美观……(换麦的同学,再也要弄利落好啵?)但因为节目不能间断,一直到空手出牌之后,才有机会下场换装。重回舞台时,换了熟悉的白衬衫+马甲,线也整理清爽,俺大松一口气。。(我果然是视觉系的,很在意细节。。)


这是我第三次看演出了,几乎一听配乐就知道是哪个节目,固定的梗也差不多都知道了,按常理来说,多少总会有点审美疲劳,但不可思议的是,我仍然看得很投入很欢乐。


同样的舞台魔术,谦哥那丰富而又充满张力的肢体语言,每一秒都在强烈冲击着你的视觉,目眩神迷之余,只恨时间不能定格,只觉得看多少遍都不够,又怎么会厌倦?同样的互动魔术,观众不同,个性不同,笑果也不一样,每一场都有每一场的精彩,我又怎么会厌倦?


不是因为我是粉丝才这样说,因果关系是正好相反的。正是因为谦哥的演出如此富有魅力,如此让我快乐,我才无可抗拒、无法自拔地成了粉丝啊。


这次的演出观众都相当配合,尤其“壮汉”和“小花”都还满好玩的。当谦哥问“壮汉”:“你想要她的上半段还是下半段?”时,我本来已经等着听固定的梗,没想到这位大叔不为谦哥的诱导所动,果断回答:“我想要完整的两段带回家!”XDD


至于这次的“小花”呢……是个眉清目秀的帅哥!看到他接到飞盘,我差点感动得落泪:终于、终于、终于、第一次有“登对”的感觉了!!(喂)


显然谦哥也是外貌协会的,尺度是前所未有地大啊,居然粉深情地抚摸人家的脸……全场那个一片尖叫~~~我一边喷血一边悲愤地想,你是想怎样!你是想怎样!非要逼我燃烧我深藏不露的腐女魂吗?!


最好笑的是最后谦哥拿出大牌,说“当时我们年纪小,牌看起来比较大”,一直表示不相信的小花居然很乖地点头说“对”。谦哥一怔,似笑非笑表情微妙地看着他,于是他也绷不住扑哧一笑,全场观众都笑到不行~~~~(文字实在传达不出那种喜感,但是真是好好笑啊)


等小花下了台,摄像机给了他一个特写,只见他很欢乐地高举着那张纸往座位上走,我顿时又喷了~~


戒指连环也是我印象深刻的魔术之一,这次表演的是大魔竞里秀过的改良版本,本来这个魔术我没有特别喜欢,但改良后的效果更直接、更神奇,看到最后轻轻吹一口气,戒指就自动掉落,真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~~~(可恨只能看大屏幕,没办法更真切地体验奇迹就在眼前发生的感觉……泪)


而我最开心的,是终于再度欣赏到了我最喜欢的一个魔术——三个小球。虽然感动的心情被旁边自作聪明的小孩打了折扣,但最后推杯而起的动作真是太帅了!雪白的空杯太有冲击力了!我又一次被震撼到了……(语无伦次ing


不过很可惜地,还是没能看到月的女神。那么唯美梦幻的表演,真的要成绝响了吗?


落幕的雪花依然很美,漫天飞舞的雪花中,全场观众起立,有人高高举手鼓掌,也有人只是静静地站着,但没有一个人急着离场。大家,似乎都还沉浸在这一晚充满梦幻、欢笑和感动的气氛中,不舍得早早醒来。


这一刻,身为粉丝,我打心底为谦哥感到骄傲。


等人群散去,我找到瀚佑,把送的ROYCE白巧克力薯片和一本《魔法签证》交给他,他接过去就忙忙地走了。


等了好一会儿不见回来,工作人员开始全面清场。这边越催越紧,那边人还没影,我正在犯愁(书啊~~~签名啊~~~),忽然听说谦哥现在去了奥食卡运营中心,心想瀚佑没准也在那儿,紧颠颠地跑过去围观。


等去到已经晚了,门口一排保安严防死守,里面一堆记者长枪短炮,早采访上了。我于是趴在玻璃门外,远远地观赏人群中那一撮“天线”。旁边不断有业主模样的人三两成群,在工作人员的掩护下进入里面排队,忍不住打听这是作甚,答案不出意料:等待和谦哥合影。


虽然我一向自认比较后妈,还是被这答案给雷得不轻。话说谦哥刚刚表演完两小时已经很累了,还要马上开记者会,还要安排他跟一条长龙的人合影,圈圈叉叉的,就算你是出钱的大爷,也不带这么使唤人的好不好。。


过了一会儿记者们采完了,谦哥果然走出来,在大厅的恐龙旁开始逐一合影。加了件外套的谦哥,看起来瘦瘦小小的,在镜头前不断敬业地微笑、摆pose,嗯……我承认我有些心疼。


好在业主们大都是全家一起合影,时间比想像中的要短。拍完之后,谦哥和晃哥从侧门坐上车,粉丝们立刻一拥而上,热情地拍打着车窗(呃。。我觉得挺汗的),谦哥回过头,挥手微微一笑,车子一溜烟开走了。


回头一看,警报已经全部解除,紧进去转了好几圈,并没有看到瀚佑的影子。出来后在路上晃悠,正惆怅地想着看来得买第三本了,突然迎面一个谦迷叫住我:


“你是不是有本《魔法签证》拿给瀚佑去签?”


“是啊是啊!”


“他在后台收拾道具,刚才找你都找疯了,找了七八圈也没见……”


……= =|||我果然太没经验了……(感谢这位热心的谦迷朋友,我最佩服的是你居然能记得我,对于时常怀疑自己患有容貌失忆症的我来说,你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啊!)


当下我们一起到表演场地门口,瀚佑很快出来把书拿给我,顺便聊了几句。得知我从广州来,他似乎被吓到了~~~唉,一把辛酸泪啊,09年谦哥的广州巡演,就在中山纪念堂,从单位过去,溜溜达达也就五分钟的事儿,但我居然一点都不知道。。显然这件事太损人品了,从此以后我再也没能在家门口扑到他,每次都得千里迢迢把自己打包送上门去~~~(蹲墙角画圈圈)


总之,感谢如及时雨般从天而降的谦迷朋友,感谢人超好超亲切的瀚佑,感谢在百忙之中给我画了团简繁合体方便面的谦哥,我终于圆满啦。


只是回广州的路上,莫名地又开始失落。那么精彩、那么欢乐的演出,什么时候才能再看到呢?要是再也看不到了怎么办呢?


以前听谦迷说,“一次巡演都没看过的谦迷很多,只看过一次巡演的谦迷却很少”,当时我以为她们在跑火车,结果悲催地发现,竟然跟谦哥的“我从来不骗女孩子,都是女孩子骗我”一样,是真的。


谦哥在舞台上的魅力,不是苍白的文字所能描述,也不是静态的照片所能再现,就算看遍近景的视频,也完全无法取代。这一切,只有看过的人才会明了。


真的,只要看过一次,就会情不自禁地想再看、再近些看、再多看一次、再看久一些……不知道怎样才能是够……


这毒,真是无药可解。


回應

 秘密にする

引用
TB*URL

Copyright © 風姿花傳. all rights reserved.